五宝柳生来我迦勒底

1571——1646。
FGO柳生,莎士比亚,拿破仑厨
王者荣耀:all张飞,苏烈(右向,烈白)
标准的理想情人是郝回归。
性格易怒,有些孤僻。
自我介绍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叫我咸鱼就行了,不是什么太太(也担不起),还有喜欢年下。
(微博:柳生但马守是Wife)

左手指月

召唤师向(夹杂烈白),算是迟来的中秋节贺文。毕竟我也不过节。标题和内容没什么关系,只是看着好听。(同名歌曲是很好听的)

二指不安分地挠着,挠着人的腹心。

一下被人举起来,也不怕地举高手就要去触碰那又大又圆的明月。

只是高高挂起,月亮终究是遥不可及的。

“烈叔啊,帮我把这个月亮摘下来吧。”

毫不掩饰地向人提着要求,也不管是否做得到。

苏烈自然是没有法子,只是哈哈大笑着。

“这我可没办法,不过倒是可以给你念一首静夜思啊。”

夜空中的皎月,照亮了晦暗的大地,却无法照亮在那之下的静谧。

“烈叔又念李白哥哥的诗,都听你说了无数次了。”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

唯一的答案

浑浑噩噩地醒过来,发觉额面全是冷汗,背部也被渗湿。头枕于人膝上,很舒适,若是换成平常的时日,大概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可现今似乎行不通。 虽还是没有搞懂状况,抬头望人也只是得到与其对视的目光。知晓人沉默寡言的性格,但现在却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异样,只能隐约察觉,而没办法具体的诉说。 “宗矩?”用着试探性地语气开口询问,虽自己的身份是他的Master,但就如同山之翁那般的人物一样,无论多少次相遇,都会多少心存敬畏。 一瞬错开的视线,又望了过来。黑暗中,柳生宗矩那橘黄的双瞳尤其明显,其眼神也失去了平日的亲近,转而代之变成了锐利。 “.....我在,主殿。”依旧是不...

一辆小破车...

既然弄好了微博那就先试试新手上路吧。


雷夫X拿破仑的,不要问为什么,因为容易编理由

(有凌辱意味,注意。)

https://weibo.com/5407512160/Gwtnvqcrm

米是价格,画师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请你们下委托吧,如果看得上的话。

可以私聊我要QQ号的。

注视着天空的浅上藤乃,望着天上的繁星一言不语。
常年被白雪覆盖的迦勒底若是有着这样的时日,能够看到的风景,也一定是绚丽多彩的。
与魔神王进行斗争,夺回人理的圣杯战争。对她来说,不过是游戏一般的体验,但她也不得不认真。她答应过了立香,要守护此世的人理。
当事人毫无意愿但若是有人请求就去履行,大概是如此。
虽与大部分人都相处甚好,但却始终保持一段距离。
来自浅神家的巫女,作为继承人而活着,本应如此。但就连她本身都忘记了这样的事,直到灵基突破时才发觉有这这么一套和服。她的家族,破产了,嫁到了分家的她,却还是身穿旧时浅神家的巫女服。
只是改变支流或许没什么关系吧。她也是不在意这样的事的。
眺望着天空的脸上并无什么明...

“你到底怎么回事嘛!”
藤丸立香一脸不爽地看着高她一个半头的拿破仑,虽然气得鼓起了嘴,但却没有一丝让人觉得害怕的意味。
被突如其来地质问噎住的拿破仑一脸茫然地看着立香,发觉人的样子有些好笑却又不敢笑出声,似笑非笑地捂着嘴强忍笑意,以至于难忍到肩膀都在抖动的程度。
“我以令咒命令你,给我回答我的问题!”
以左手抓着右臂的姿势,立香的手背上消失了一道令咒,然而拿破仑却只有一副茫然地神情望着她。
“嘛…所以说…我…干了什么让你不愉快的事情吗?”
全然不知立香指的为何事的拿破仑,令咒的命令自然是变得模糊起来,故毫无强制性,失去了原应有的效果。
“算了…也许这就是你的本性吧。”显得十分失落地立香扭头就走,没给人解释的...

拿皇真的把奥菲利亚当做未婚妻了吗......我接受不了,真的接受不了....就算是开玩笑的,也接受不了。

在被驳回的边缘试探
拿破仑的小破(假)车
id=69748902

唯识·歪曲之魔眼

黑暗,寂静,无止境的躁动。

生前,伴随着每日每夜的念想。

【为何是我呢。为什么,应该是我。】过多复杂的事物交杂在一起,已然在不知不觉中,自身已经卷入了旋涡。大桥,小巷,全部,如昨夜之梦一般历历在目。那一日,浅上藤乃在一瞬之间,看到了世界之外,漂浮在空中的魔神王以及四周围形状各异却如出一辙的魔神柱。

【世界,要被毁灭了?】

她如此地想着,却依旧感受不到实感。迟钝的知觉,失去了也未能找回,亦或者是,她的看法,本身就对这种事情无所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逃避只是滑稽之举,或许就是这么个道理。

“那个…Archer浅上藤乃,遵从召唤而来,那个…您就是我的Master吧,对不起呢...我只会把能...

紧张的医患关系 01

望着远处的夕阳,还是配上一支烟更适合回忆往事。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染上吸烟的习惯的,作为一名医生来说,还真是耐人寻味。
当然,还是那样普通的下午,只是重复着每天的坐诊,但就是如此平常的一天却发生了一件完全打破了我三点一线的生活的事情。
“江医生,今天早上预约的病人过来了。”护士身后跟着一名男子,看上去20出头,个子很高,也算是俊俏。
“让他进来吧。”江生敲了敲桌子,那人就自觉地坐在了他的对面,护士见状也走开去做其他事了。
“那个,您好,我叫林涛。我.....感觉自己总是使不上劲浑身酸痛,请问我这是得了什么病呢 ,江...医生。”林涛撇了一眼桌子上的牌子才念出人的姓氏,坐得端正,看上去有这些许的紧...

1 / 8

© 五宝柳生来我迦勒底 | Powered by LOFTER